堆放杂物,同人为主。微博@予绿子, 欢迎聊天。

尼罗河

个人游记,写完伊斯坦布以后回头再看这篇,果断大修……毕竟算是有故事的一次吧哈哈哈。


/


南下去阿布辛拜勒的沙漠公路仿佛是笔直不带弯的。六月的午后一点,小型巴士的底盘被烤得发烫,热气升腾烘着小腿。就算这样我也还是能睡,被烫醒了挪一挪腿,贴着颠簸的车窗继续睡。睡得迷迷糊糊间被蹩脚的中文叫醒,说窗外有一片海市蜃楼。


对海市蜃楼的印象,还停留在初中课本里的蒲松龄,总觉得那应该是显然可辨的虚像。然而燕麦白色的沙漠地平线上,呈现出一片饱满的水光。外来者如我,完全有理由相信那是远处的绿洲。而后复又行驶了个半小时,绵延的水泽仍未消失,这才信了它的虚假。不时看见它倒映出某种巨大物体行过的影子,...

 

伊斯坦布尔的苹果茶。

个人游记,写完啦。


/


我没有故事。


大学的时候某次失败的社团面试上,对方问我:最近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吗?


直到现在,我想起这个问题,还是很想答:没有。如何定义有趣?我大概也知道主流对“有趣”这个词抱有怎样的期望,勉强尝试了但似乎也没有令对方满意。之类的套词后来也常见,你有故事我有酒,云云。


但我没有故事。很希望遇到故事能让我记录下来,但是没有。这段旅程也一样。然而要是不写,很快就会忘掉场景片段。没意义的事太多了,不多这一件。


/


匆匆一瞥,伊斯坦布尔是极适合恋爱的城市,虽然我的旅伴不这么认为。


我太相信磁场了——不一定叫这个名字,但我相信存在某...

 

Metropolitan 2

发源自当年写给阿澈的雅典篇,某天突然想继续这种满世界暧昧。

属于……三创???黄金是青空之想里的人设,再加上各种我流改造。

只搞暧昧不谈恋爱!

BGM: Chainsmokers-Roses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2. New York

突然发觉我可能压着了他的头发,所以我挪了挪,转过脸来。在那个瞬间,近在咫尺的水蓝色发丝蹭到了我的脸颊。他洁白的额头正对着我的嘴唇,我可以清晰地看见纤长的眼睫下有一颗泪痣。我当然知道那颗痣的存在,却不知道如此靠近之时,眨一眨眼视野就会在清晰和模糊间切换。轻微的呼吸缓慢来回,温热在我的肩膀上。


阿布罗狄睡...

 

Metropolitan 1

发源自当年写给阿澈的雅典篇,某天突然想继续这种满世界暧昧。

属于……三创???黄金是青空之想里的人设,再加上各种我流改造。

只搞暧昧不谈恋爱!

BGM:小野丽莎-La vie en rose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1. Paris

在二月的巴黎,要一起做些什么才不失有趣又不显尴尬?


当然了,我一秒也没有想过要邀请他沿着塞纳河散步,因为我已经尝试过了,如果再经历一次,我也许会就此被冻成面瘫。也许正因为我是个游客,所以我显得特别游客,河岸边总有人与我搭话,决不是因为我受欢迎,他们只是希望我能够带走一幅他们的画,有偿的。总之,那种体验并...

 

本来还想感念一下菜菜老师旅行中还发来慰问。

现在可以说是很想暴打这颗菜了!!!!

点点点:

@予绿  富士山它,真的是私有啊,是浅间神社的,嫁进神主家就能拥有。
歌词错了,结局也错了!

 

坐在富士山下,听着富士山下,再看一遍富士山下,又觉得绿老师是对的,这样也好,初夜还订箱根便宜小旅馆的情侣定然长久不了。而我只想在富士山下躺到天荒地老。

 
/
 
/ 转载自:点点点

我非常怀念在山顶上完全失去信号的时刻。
到那个晚上,银河已经不再是稀罕的东西。没有月亮,我知道它何时会被云层遮住。来不及留下影像,因为我们裹着仅有的餐桌布瑟瑟发抖,在简陋但热闹的营地食堂里取暖。傍晚有两只大象来拱过天花板,我们都看见了,欢呼雀跃又小心翼翼,寻找它们的眼睛。那几个晚上我睡得格外好,甚至遗憾没有听到任何动物的呼啸。只有在那个午夜,篝火前最是昏暗,我看见它有四条腿,然后夺路而逃。第二天早上醒来,就已经忘了所谓惊险。十指冰冻,仍想要捕捉粉色的云瀑。Ngrongro,它的名字就像某种原始的叫声。干旱的Serengeti在八月昏昏沉沉,是你圆满我。
可预知的喜爱有很多,惊喜却很难得。回到沙尘里,到处依然有狡诈的人类,但这里买酒不需年龄证明。第一个七天,太阳落到半空中时,我们在破旧的城市中心仰头看着它,然后有人突然说:我们去海边看日落吧!那是我第一次遇见印度洋。坐在旧码头上,不必涉及海水,它会偷走鞋履;只需静静望着落日在其中溶化。
后来我再也没能成为那样的我,可它依然改变了我的许多。两年后我去看尼罗河,有许多限制,仍觉感受丰满。虽然食不下咽,尚有薄荷茶安慰我。那时人们温柔又热情地待我,没有人会不爱那样被优待,于是我又有些能像当初那样以笑相还。他说他不以为这里是非洲,我说我知道。浅尝辄止,最是美妙,才可不断回想。从前所见的,后来寻觅的,都不再有这陆地一般叫我欢喜。摩洛哥便是念念又起。
然后忽然你对我生气,说护照被上级管着,说年假没有几天,说要玩那只有辞职。你想让我承认我是在梦未醒,我们早晚落入同一市井圈套。于是我只有哄你:签一个三年多行吧,将霓虹逛透了也好,你说公司不许。
我不知该说什么。我不是拿着为难你的心来邀请你,我也知道我们都会成为世界上一颗微不足道的齿轮。我喜爱的,也许你会像我曾经匆匆走过巴黎的街道一样视而不见。然而无论说航线曲折也好,科技限制也好,金钱短缺也好,有种种障碍,我还是想让你看见不同的东西。我们习以为常的世界有细水流长的美,而地平线如此辽远。
然后妮可安慰我:我们去撒哈拉,保护好镜头,我们就去撒哈拉。
我知道那里在服务区外。
但我需要那个时刻。

 

石切婶两篇

妖刀Papa,第一篇是前因第二篇是段子。两年前的冷饭,突然想起来修了一下再炒炒(。

壹·饕餮

今天,他仍然吃得很少。


每个人的食物份量都是一样的,他却把其中一道鱼和甜点全都让给了坐在身旁的狮子王,在起身离席的时候,被后者直白喜悦地喊了声:“谢谢papa!”


审神者有些疑惑,负责伙食的烛台切光忠更加疑惑,两人目光相接之下,她点了点头,在午饭后去往了大太刀的房间。

其实,自从数天前的那次小事故以后,石切丸的举动就一直有些奇怪。其中一种表现就是明显的食欲不振,脸色也较往常苍白。

轻声报上名字,得到入内的许可后,她拉开房门。门一打开,艾草焚烧过后的淡淡香气便萦绕上来。这时审神者还没有其他的大...

 

花园【完整修订版!】

黑化,发病,刀也碎了三观也碎了。婶婶是疯子,婶婶是疯子,婶婶是疯子。受害者是鸟组。恶有恶报。

如果不能接受变态和碎刀,一定不要往下看了,答应我!!!

对去年已经读过的各位小天使:呜呜呜我知道改来改去很不好啦但是这次真的!来看看全新改好的结局嘛保证有病嘤嘤嘤

BGM:椎名林檎-茎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1.

我的花园中有两只小鸟。

说是小鸟,其实不尽准确。我的小鸟们没有翅膀更不会飞,要说天赋歌喉也实属勉强。

可是触摸时指尖传来的温暖是相似的。我曾经在冬天枯死的树下捡到一只被遗落在巢中的雏雀,它的羽毛柔软而纤细分明。小小的那么一只,刚刚好可以...

 
© 予绿 | Powered by LOFTER